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岑溪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4|回复: 0

复旦EMBA特聘教授邵宇谈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影响

[复制链接]

2043

主题

2072

帖子

750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504
发表于 2020-5-11 19: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
  
  随着国内疫·情趋于稳定,企业陆续复工复产,“君子知道”复旦大学EMBA人文商道沙龙的话题已从“面对突发疫·情,企业当下的应对办法”探究,逐步转变为“宏观、产业经济未来走向”的探讨,希望帮助企业经营者在重新制定企业未来发展方针时梳理方向,认准大势,共建未来。
  
  近日,“君子知道”复旦大学EMBA人文商道沙龙第7期由复旦大学EMBA与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联合主办,集中探讨了2020年的投资策略,华宝基金副总经理李慧勇、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果,分别就大类资产配置和A股市场走势进行了主题分享,东方证券总裁助理、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EMBA特聘教授邵宇担任了该场沙龙的点评嘉宾。邵宇教授对于受疫·情影响的全球经济恢复周期以及中美市场存在的中期不确定性做了预判和分析。
  
  
  
  金融学博士,中国社科院博士后。牛津大学SWIRE学者,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泛海金融学院、南京大学工程管理学院、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兼职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理事、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成员。
  
  以下为邵宇的演讲节选。
  
  
  
  进化的财政政策将缩短经济恢复周期
  
  今年市场波动大,非常不确定,大家关心三个方面的问题:疫·情、情绪、市场。下面谈谈我对这三方面的理解。
  
  首先,疫·情等于“黑天鹅”加上“灰犀牛”。2018年的去杠杆是“灰犀牛”,因为是债务;贸易摩擦是“黑天鹅”。今年两件事情一块来了,叠加形成了一个“完美风暴”。大家比较纠结一件事情:2020年会不会等于1918年疫·情、1929年经济衰退加上2008年经济危机的三者叠加。如果三者叠加,大家基本上洗洗睡吧,不用想太多了。
  
  但跟当时不一样的是,我们学了很多东西,似乎能够做出更有利或正确的应对动作。大萧条发生的时候没有凯恩斯政策,现在大家都是凯恩斯主义者,拿出了财政政策。财政政策的核心是什么?其实说白了就是增加债务,给补贴也好、给中小微企业融资也好,让它度过难关,以后再用收税或发债的方式还回来。美国发了2万亿美元,还可以再发,他可以印钞票,可以买口罩、呼吸机。
  
  再来看整个产业链的修复,大萧条用了4年时间,这次有可能在一年半到两年时间对经济进行修复。
  
  情绪失控第一波在3月份已经过去了,当时情绪全面失控,连带石油价格跳水。2008年时,没有所谓流动性货币政策的火箭筒,因为2008年之前货币政策没有量化宽松,只有降息。2008年伯南克主义,就是所谓开动印钞机来印钞,把所有跌的资产全部都补回来。(今年)这一个月里,全球银行释放的流动性相当于过去200年的总合。第一次搞伯南克主义的时候,像挤牙膏,一点一点慢慢挤,QE搞了4轮,而这一次的QE已经超过了上次的4轮,还是在单月时间内。美联储一个月里资产负债表扩张了1.8万亿美元。
  
  中美市场都存在中期不确定性
  
  印钞肯定会使所有资产下跌被堵掉,但问题在于这样是不是够?我们观察到“美元荒”。美元指数今天又往上走了,全球央行之间美元是够的,但主要的金融机构执行的银行间的金融机构利差并没有大幅收窄。另外,商业票据、投资级和投机级债券以及无风险收益率,就是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也没有收敛到危机之前。
  
  什么意思?大家在担心什么?担心二季度经济冲击到达顶峰时,美国经济收缩30%-40%时,会不会有作为交易对手的金融机构破产。大投行雷曼兄弟、贝尔斯登在倒塌之前都是没有问题的。还有就是企业,因为商业票据主要是企业,交易对手担心企业商业票据有违约的风险。所以大家在这两颗雷没有完全挖掘之前会不会那么乐观还要观察。
  
  还有一个美国的不确定性在哪里呢?今年美国10月4日大选,几位候选人年纪都挺大,新.冠肺炎攻击的又是年纪偏大的中老年男性,对于美国选举周期可能会有影响。
  
  全球的市场其实都是跟着美国的市场走的,第二波美国也许顶得住,因为他是无限量供应,但其他比如欧洲行不行呢,大型企业行不行,服务型企业行不行,龙头企业等会不会有这方面问题?我们觉得第二次考验还要来。
  
  对于中国市场,中长期我觉得是乐观的,现在为什么市场犹豫?短期问题不是问题,疫·情对于中国来说最难的时候已经过掉了,大家现在最担心的是后疫·情时代的问题。大家把更多对于中期的担心,对中期这些谨慎的情绪反应到当前市场。这意味着政策、情绪、流动性的弹性都要比以前更多,才能实现反转。
  
  中期我们担心什么东西呢?无非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有多么强。我看今天政治局会议已经提到了增加财政赤字,发行特惠国债,加强公司债的发行。问题是你的量级是多少?2009年的M2比2008年增加了20%,如果要V型反转,货币要多投20%,我们现在M2的总量已是200万亿了,如果再做20%就要投入40万亿的货币,这个其实是难以想象的。当然,这取决于我们今年定的GDP增长目标是多少,其实在目前的状态下定得太高可能并不太合适,太高也没有必要,一枝独秀,今年压力会更大。
  
  中期我们担心的问题很多,全球化问题确实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去考虑。回顾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也是同仇敌忾,但是打完没有多长时间就进入冷战了。大家会变成命运共同体还是变得更加分化,如果是分化的话怎么办?中国在产业链里面分享的产业化红利,有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城市群的发展一定是分化的,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加上北上广这些地方,如果涌入更多的人口,公共服务怎么办?这都是要进行考虑的,是不是把公共服务提上去,比如提供平价住房、充分的医疗、养老等。当这些问题一一被我们的政策去明确,后疫·情时代的发展路径更加明朗时,我觉得我们会更加明确我们的投资方向。
  
  复旦大学EMBA坚持为同学、校友搭建高质量的交流、沟通平台,分享同学、校友各自的知识与经验,这也正是复旦大学EMBA一直以来所倡导的“二人行,必有我师”的体现。
  
  复旦EMBA 复旦大学EMBA https://www.fdsm.fudan.edu.cn/emba/


Arnol|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桂公网安备 45048102000056号|Cxzj.com Inc. ( 桂ICP备16005747号-1 |申请友情链接  

GMT+8, 2020-8-7 17:31 , Processed in 0.185083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www.cxzj.com

© 2017 - 2018 Cxzj.com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